神军网 - 军事观察室、军事记实、军事科技:最大最具专业性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类网站
神军网主页 > 社会万象 > 社会聚焦 > 鸟类“土专家”吴伟和30万只鸟儿的“大数据”

鸟类“土专家”吴伟和30万只鸟儿的“大数据”

编辑:神军网更新时间:2017-05-03围观:

人民网哈尔滨5月2日电 他最高学历只有高中,可是却经常在全国鸟类环志培训班上给来自各地的专业人士上课。他的工作日志中,一些常见的日用字会偶尔写错,可是各种复杂、难写的鸟名却从未出错。

是什么让一个高中生成长为鸟类专家?东北林业大学帽儿山实验林场副场长关大鹏一语道破天机――从平凡到超凡,靠的是时间的积累、钻研的精神和拳拳责任心。

鸟类“土专家”吴伟和30万只鸟儿的“大数据”

夜深了,吴伟和妻子还在工作。熊晓峰 摄

时间的积累:8万里路和30万只鸟儿的“大数据”

4月中旬,初春的帽儿山,晨起时分颇有寒意,连露珠都伴着冰茬。每天天刚亮,吴伟就要穿上并不透气的棉胶靴,挎着装满提鸟袋的兜子,装上梭子、小剪刀、挑线棒,去巡视106块10米长、3米高的粘鸟网,将被网粘住的小鸟“解救”回来。“天一亮,鸟就活动了,万一它们被网粘住,不及时救回来,就会有生命危险。”吴伟今年50岁,可是每天伴着日出早起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

摘鸟的活儿不好干,因为网子都是用晴纶纱做的合成纤维网,线径细小,可见度低。不论多冷的天气,摘鸟都不能戴手套,就算戴也只能戴那种把手指头露出来的“霹雳手套”,要不就把手粘住了。而小鸟被网粘住,通常都会挣扎,这种挣扎更会增加被缠绕的圈数。解救小鸟,就是要把缠在它们身上的纱网绕下来,这真是轻不得、重不得――轻了摘不下来,重了又怕伤到脆弱的小鸟。尤其是小鸟在被解救的时候,会本能地“反抗”,用嘴啄人,用爪子挠人,甚至用排便表达它们的恐惧。有时纱网缠得实在太乱、绕不下来,为了救鸟就只能破坏粘网,这时小剪刀就派上了用场,而剪出破洞的网子则需要梭子的修补。挑线棒是吴伟的“小发明”,万一鸟儿的舌头被网子勾住,非得用这个东西才能把鸟救下来。

每救下一只小鸟,吴伟会根据鸟的品种把它们放进妻子孙淑宏亲手缝制的小布袋。106张网子走下来,吴伟的胳膊上通常挂满了布袋。被解救的小鸟就在里面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最多的时候身上得挂几十个布袋,得有近百斤,胳膊都木了。”

救回小鸟,吴伟会把它们挂在办公桌下面的一排挂勾上,然后逐一打开小布袋,小心地掏出一只鸟。如果鸟的脚上已经有了环志环,他就会拿起放大镜认真记录下环号以及鸟种名、身高、体重、翅长、嘴长等信息,然后打开办公桌左侧的小窗,把鸟儿放飞。如果发现鸟的脚上没有环志环,他不仅要给小鸟做全面的“体检”、做好记录,还要根据它们的大小给它们戴上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特制的鸟环,然后才能放飞。

做完记录,几乎就又到了下一次巡网的时间,毕竟吴伟舍不得鸟儿在网上粘太长的时间,怕它们受伤、怕它们害怕,所以总是忙不迭地开始下一次摘鸟。秋天鸟儿最多、最忙的时候,吴伟连饭都来不及吃。

日出而作,日落却不能息。太阳下山,夜幕降临,吴伟还要戴着头灯再巡一次网,怕有贪玩没有早早睡觉的鸟儿粘到网上。最后一次巡网结束,他就要统计当天环志鸟类的数据,向国家林业局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总站上报。每个季度,他还要集中向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上报所有环志鸟类的详细数据。

吴伟的日子就在这摘鸟、记录、放飞、统计中安然度过,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在鸟网前走过了17个春秋。106块鸟网,每天巡网8-10遍,每遍的路程1.5公里,算下来,吴伟这17年至少走了8万里路。有30余万只鸟被吴伟上了“身份证”。

鸟类“土专家”吴伟和30万只鸟儿的“大数据”

吴伟的工作日志中,一些常见的日用字会偶尔写错,可是各种复杂、难写的鸟名却从未出错。周佳帧 摄

钻研的精神:从工具小发明到识鸟大本领

帽儿山鸟类环志站位于张广才岭西北坡,距离哈尔滨106公里,在两山夹一沟的“沟”中,是鸟类迁徙的必经之地。1995年,著有《东北鸟类图鉴》、被业内人士称为东北鸟类名宿的东北林业大学退教授常家传先生在这里创建了鸟类环志站。

吴伟是2000年才跟着常先生学习鸟类环志的。这之前,他只是帽儿山实验林场的一名司机。因为常家传先生年岁较高,林场特意派了一名同志去环志站帮助常先生。而之前派去的几名同志都没有干长,只有吴伟留了下来。“因为吴伟身上有一股‘钻’劲儿,愿意学、愿意琢磨。”常家传说。

最新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