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军网 - 军事观察室、军事记实、军事科技:最大最具专业性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类网站
神军网主页 > 社会万象 > 社会聚焦 > 乐视体育败在何处?与国安合作可能是场忽悠

乐视体育败在何处?与国安合作可能是场忽悠

编辑:神军网更新时间:2017-05-03围观:

自乐视成立以来,“生态化反”和“跨界颠覆”是贾跃亭在公开场合说出次数最多的词。贾跃亭希望纵向上整合产业链,横向上整合用户关系圈,以最好地达到拓展外部资源的目的。

作为乐视最初的两个“生态”之一,2014年3月,乐视网中的体育频道正式被拆分,成为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乐视体育正式成立,乐视也宣布将打造全球一流的互联网体育生态公司。

3年多来,从母体中剥离出来的乐视体育曾掌握大量的赛事版权,也曾谋求与北京国安俱乐部的合作,但在进入2017年后,乐视体育却似乎陷入挣扎。

一丢再丢的赛事版权

乐视体育的“生态化反”分四个环节: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硬件和增值服务,这个链条只有在拥有基数庞大观众的前提下才有实现的可能,于是抢夺赛事版权成了当务之急,“买买买”一度成为乐视体育的常态。乐视体育所持有的赛事版权最多时共有20个大项,超过250个小项,其中73%为独家持有,一年赛事直播超过12000场。

2015年,体奥动力曾以80亿元买下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即中超联赛版权,乐视体育随即以27亿元的价格购得2016和2017两个赛季独家新媒体版权。据一位乐视体育版权业务部门的前员工回忆,当时内部有不同意见,最终贾跃亭拍板促成了此笔交易。贾跃亭随后“下令”,2016年直播中超的收入必须达到5亿元,然而,全年只有4亿元入账。

有分析认为,出于观众的收视习惯,以及小屏幕对赛事现场气氛呈现不足等原因,乐视所购得的新媒体版权并未将观众从电视机前争夺过来。《中超联赛商业价值评估白皮书》显示,2016年新媒体平台收视人次不足2亿,而电视机收视人次为2.84亿。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副教授王诤认为,乐视所选择的赛事种类比较尴尬,不适合新媒体直播平台。“中超联赛基本都在晚上举行,观众有条件按照传统的收视习惯守在电视机旁,与之相比拥有NBA转播权的腾讯则比较讨巧,NBA比赛一般在北京时间上午举行,观众没有条件看电视,只能在新媒体上收看。”

而在进入2017年后,乐视体育更是接连丢掉了自己手中的几项赛事版权。

按照与亚足联签订的4年版权协议,乐视需在2017年1月1日前支付亚足联第一年2675万美元的费用,有消息称,乐视在签约时缴纳了极少的一部分费用,但在经过2016年下半年的“多事之秋”后,已无力负担2675万美元的费用。

2月下旬,乐视曾独家转播了广州恒大、江苏苏宁和上海上港三支中超球队的亚冠第一轮小组赛,随着三支球队取得全胜战绩,乐视对外高调宣布,“共有2000万球迷通过乐视体育全终端收看了比赛,新增会员收入突破750万元。”

但乐视唱完高调仅两天,体奥动力就于2月24日宣布与亚足联及拉加代尔达成协议,获得2017—2020年剩余赛事的版权,间接宣布了乐视“被弃”。乐视曾试图筹集一部分资金支付部分款项,但亚足联并未买账。据媒体报道,乐视于2月27日失去了亚冠比赛信号;2月28日,亚足联在其官方网站宣布终止与乐视的合作,随后乐视体育发布对用户的致歉声明确认此事。值得注意的是,亚足联旗下赛事中,除亚冠外,亚洲杯和2018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决赛(即“12强赛”)均为受关注程度较高的“大IP”,乐视均将其拱手让出。

失去中超版权发生在一周后,宣布的方式同样颇为“间接”。3月3日,苏宁体育传媒宣布从体奥动力手中拿下2017赛季中超联赛独家新媒体版权,旗下的PPTV将拥有“PC、移动和OTT”三端全场次播放权。对苏宁体育的声明,乐视表示“不予置评”。与丢失亚足联赛事版权相比,乐视对中超版权有几分“主动”放弃的意味。在融创中国投给乐视150亿元“救火”后,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曾说:“一年有一万场赛事直播,没有中超也没关系。花十几个亿买中超版权没有意义。”

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2016年乐视体育发起买电视送会员活动,一些球迷买回电视后发现其所关注的赛事版权被乐视接二连三地丢掉。“电视我买回家了,说好的亚冠和中超呢?”一位用户无奈地表示,有的球迷为了观看亚冠和中超,一口气买了乐视体育6年的会员资格,对这部分用户的补偿该如何进行?乐视的方案是:免费延长半年的乐视超级会员资格,且只有通过乐视官方商城、京东、天猫等渠道单独购买乐视超级体育会员的用户才属赔偿范围内,通过“购电视送会员”或“购会员送电视”活动获得会员的用户不能获赔,有用户随即表示这个方案“毫无诚意”。

最新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