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军网 - 军事观察室、军事记实、军事科技:最大最具专业性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类网站
神军网主页 > 军事历史 > 名将传奇 >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编辑:神军网更新时间:2017-02-22围观: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汪长诗是蒋经国次子蒋孝武的第一位妻子。她的父亲汪德官早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曾任中南九省长途电话局局长,1948年被派往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工作,后退休定居日内瓦。

一段情缘为牵线两岸埋下伏笔

汪长诗与蒋孝武的结合,本身就是一场悲剧。1968年8月,正在德国慕尼黑政治学院留学的蒋孝武,不改纨绔子弟的一贯做派,学习无果,玩心甚浓。

一天,他开着跑车,穿越隧道,花了4小时的时间,跑到日内瓦游山玩水。不料,与年仅17岁的瑞士籍华裔姑娘汪长诗邂逅,蒋孝武随即发起猛烈的攻势,情窦初开的汪长诗哪见过这般情势?迅速坠入爱河。半年后俩人即在美国结婚,并生下一儿友松、一女友兰。

然而,蒋孝武与汪长诗的蜜月期,仅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很快,汪长诗察觉丈夫身边时有女影星出没。于是,争吵随之蜂起。一天夜里,汪长诗又与丈夫激烈争吵,并在第二天拎着皮箱走了。

在汪长诗离家出走以后,蒋家所有人都极力想挽回这段婚姻,挽回汪长诗。他们分头向汪长诗进行游说。起初她没答应,后来态度终于软化,愿意再给蒋孝武一个机会。可是,蒋孝武根本不理这个茬儿,无奈,汪长诗不得不选择离婚。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但人的情缘就是这样奇妙,据蒋经国贴身侍卫副官翁元回忆,蒋孝武与汪小姐离婚之后,两人反而成了好朋友。汪小姐每年都会固定在寒暑假回台湾,看看她的儿女友松、友兰。也恰恰因了这种渊源与关系,为日后汪小姐与父亲汪德官牵线于两岸关系埋下了伏笔。

特使携录像带面见蒋经国

1987年初,外界风传时任台湾总统的蒋经国已病入膏肓,将不久于人世。消息传到日内瓦,汪德官与汪长诗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毕竟曾为一家人,更何况蒋友松与蒋友兰深得曾祖父和祖父的疼爱。两人商量决定,马上飞赴台湾看望蒋经国,与他作最后的诀别。

途经香港,汪长南(汪长诗同父异母的哥哥)夫妇早已在机场迎候父亲和妹妹的到来。汪德官的老朋友、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台湾事务部部长的黄文放,也到宾馆探望汪德官父女俩。久别重逢,相谈甚欢。交谈中,黄文放得知汪德官父女此行目的,随即托付父女二人帮忙将一盘录像带当面交与蒋经国。汪德官父女二人没多问一句,欣然表示同意。

他俩心里十分清楚,这一承诺,意味着父女俩此行将肩负特殊的信使使命,力拔千斤兮!

其实,此时的蒋经国虽患有晚期糖尿病,但尚没有像外界所传的那么严重,只是两条腿浮肿,行走不便。汪德官父女不远万里专程来台湾探望他,令蒋经国非常感动,乃以亲家公和儿媳待之,亲情交融。汪德官瞅准一个最佳时机,将老友黄文放所托的录像带亲手交与蒋经国,说:这是那边一位朋友托我带给您的。

蒋经国临终密会中共特使: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蒋经国知道这位老亲家与国共两边都有交情,见是一盘录像带,马上屏退左右,独自与汪德官父女一起播放观看。

卧室中央摆放的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既熟悉而又模糊的场景:浙江奉化溪口镇,青山逶迤,碧水荡漾。溪口镇东口,是武岭门。门上武岭二字,仍为当年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所留笔墨,只是重新刷过漆,愈加清晰醒目。

蒋家老宅子,蒋介石出生的地方玉泰盐铺,成长时居住的地方风镐房,以及武岭学校,蒋氏宗祠等,还有蒋经国住过的小洋房,均原封不动保持得非常完好,并且修葺一新。

尤其是离蒋家三里外白岩山上的蒋介石母亲墓地,墓碑上孙中山亲笔题写的蒋母之墓,没有丝毫变化。溪口镇北摩诃殿附近的蒋介石原配夫人、蒋经国生母毛福梅的坟墓,亦经过修葺,当年戴季陶提笔写下的蒋母毛太夫人之墓八个大字,更是历历在目,肃穆苍劲

看到这一切,汪德官父女内心受到极大震撼。蒋家王朝被共产党推翻并被赶至台湾已近50年了,还将其祖坟、旧居如此善待,如此尊重,其心如日月,昭然于世。汪德官用余光悄悄地扫了蒋经国一眼,只见他双目紧盯着屏幕,一动不动,眼泪止不住流淌出来。

看完录像带,蒋经国对汪德官父女动情地说:共产党的情我领了!

最新头条